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黄伟益失宠变丧家犬
林冠英力捧再里尔吸马来票

 

小记者出身的黄伟益,借308的反风飞上枝头做了议员,在蜀中无大将的情形下还当了槟首长的政治秘书。头大了的黄伟益拿起鸡毛当令箭,因而冒犯了也要样样争第一的林冠英,导致其政途亮起红灯。(林思伟)




林冠英贪新厌旧,力捧“假马来人”再里尔,“名种狗”黄伟益失宠变“丧家之犬”,满肚子苦水无人倾诉!


 

林冠英初上任槟首长时,大力招揽报人出任其左右手,当中《南洋商报》前记者黄伟益受委为其政治秘书、《星洲日报》记者张燕芬出任其新闻秘书,过后再招揽《光明日报》的黄剑飞和王莉莉出任其新闻助理。

 

由于黄伟益是道地槟城人,外州人林冠英刚上任时很多事务需要黄伟益的提点,所以对黄伟益宠爱有加,黄伟益当时得令下意气风发,气焰高涨,到处惹祸,结果经常对自己的犯错而公开道歉,损及林冠英“神”的形象,最后被林冠英打入冷宫。

 

槟州行动党消息向《搜秘网》透露,黄伟益最近郁郁不得志,因为其主子明显的冷落他,特别是不允许他改攻垄尾州选区,令自称是林冠英身边一条“名种狗”的黄伟益深感受挫。

 

黄伟益因为这几年来在自己的光大州选区得罪很多人,特别是印裔回教徒,所以他想在这次的大选跑到民联于3.08大选时赢得最多多数票(11121张)的垄尾州选区上阵,可是林冠英却不批准。

 

据了解,林冠英是以黄伟益这五年来犯下的5大罪状作出拒绝。这5大罪状如下:

 

(1)黄伟益在2011年1月间“降格”当执法人员,取缔将桌椅摆放在马路的五条路一间嘛嘛餐厅时,对业者喊出“回印度”的种族性言论,过后公开道歉,有损行动党的形象。

 

(2)2012年5月,黄伟益率领槟岛市政局执法员及土地局官员前往天公坛后山豆蔻园,向在州政府地段上非法开辟山路的园主发出停工令时,并冒充内政部官员扣住两名孟加拉籍外劳的准证。而当记者质问为何扣住外劳的工作准证时,黄伟益竟然说:“哎呀,管他这样多,外劳!”

 

(3)2012年7月在莱纳斯稀土厂公投出现738对1票的结果时,黄伟益诬赖这是国阵槟州主席邓章耀派人来搞局。而在这1张投支持稀土厂票的16岁女生李凯恩过后挺身表明自己当时是投“乌龙票”时,黄伟益不负责任的拒绝向被他诬赖的邓章耀道歉,却无厘头的向李凯恩道歉。

 

(4)在2012年10月间,针对马六甲街居民不满当地建电讯塔而在展开示威行动时,于布条上是写着“神啊!请拆除高辐射电讯塔,还我们无辐射的健康环境!”

 

在要求做回应时,黄伟益竟然说:“既然他们问神,那么就叫他们问神吧!”的无礼言论。

 

(5)在2013年2月间,黄伟益将没有申请准证下,于年初二挂在槟岛各要道的“一马旗帜”,全算进槟国阵的账,而越俎代庖的下令槟岛市议会将槟国阵列入黑名单,禁止槟国阵在全国大选时悬挂党旗。

 

不过,他在第二天被林冠英指示收回这番言论,并向各报发表文告表示,认同自己发表禁止国阵在大选期间挂党旗的言论是不明智的。

 

面对上述五大罪状,虽然黄伟益苦苦哀求,甚至叫他原本留在家里专职照顾其两名幼儿的妻子放下YB夫人的身段,到槟行动党总部做“阿四”以赎罪,可是林冠英还是无动于衷,冷酷无情的拒绝黄伟益改攻垄尾州席的要求,叫他回到光大州选区守土。

 

不过,据行动党本土派消息指出,林冠英这样对待忠心耿耿、自称是“林冠英所养的名种狗”的黄伟益,不全是因为黄伟益犯下上述五大罪状,主要是林冠英已有了一个马来人的政治秘书,也就是已故前教育部长基尔佐哈里的公子再里尔。
 


之前林冠英每次指责马来报章的报道有问题时,总是叫黄伟益代他报警,可是最近,这份工作却落在再里尔身上,可见黄伟益已失宠。

 

再里尔被指是基尔佐哈里的“油瓶仔”,即其生父是华人,他的华裔母亲在与其生父离婚后,带着他改嫁给基尔佐哈里。再里尔拿不出证据来反驳,只简单的回答说,他身上流的是基尔佐哈里的血。

 

不久前,有部落格查出再里尔的底细,揭露他的原名是Christopher Ross Lim,生父为新加坡人Howard Lim,出生日期是1982年10月17日,出生地点是美国夏威夷,直到1997年6月23日才追随母亲皈依伊斯兰教,取名Zairil Khir Johari bin Abdullah,不是Zairil bin Khir Johari。

 

虽然再里尔一点也不像马来人,从头到脚都是华人模样,但林冠英还是自欺欺人的把他当成马来人,非但委他为行动党秘书长的政治秘书,还让他出任槟州政府智囊机构--槟城研究院的CEO。

 

不久前,林冠英更在行动党党选时做手脚,让原本落选的再里尔,变成中选,并委再里尔为全国副宣传秘书。

 

除外,在这次的大选,林冠英还为再里尔铺了一条康庄大道,准备砍掉“少拜一尊神”的郭庭恺,以让再里尔取代郭庭恺上阵浮罗池滑州选区。

 

据知,除了浮罗池滑州选区,林冠英还给再里尔攻打多一个选区,即升旗山国会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