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阿拉伯之春令极端伊斯兰派抬头
华人全力支持民联将重蹈埃及覆辙

 

华社必须慎防两年前发生在一些北非国家的阿拉伯之春,不会在我国上演;一些国家如利比亚和埃及,在民主号召下改朝换代,推翻了当权政府,让回教极端派趁势抬头,令国家更加动荡,经济大受打击。(张宇轩)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在多个场合提到马来西亚选民应该仿效“阿拉伯之春”革命,推倒国阵政府。


 

但是,埃及在两年前“改朝换代”,但却从“阿拉伯之春”转入严冬,安华仍然乐此不疲的要求选民为马来西亚制造另一个“马来西亚之春”,马来西亚华人应该更加谨慎,以避免重蹈“阿拉伯之春”的覆辙。

 

两年前发生在北非国家的一系列革命,为当地人民带来新的希望,告别贪污腐败,人民以为国家将更民主、更自由。

 

可是,“阿拉伯之春”发生后不久,我们就看到了这些国家都处在动荡不安的状况,经济发展倒退,国家债务增加,而为埃及带来庞大收入的旅游业,也一蹶不振。

 

埃及人民的生活竟然比旧政权被推倒之前还糟糕,最近这几个月来,更是时常发生街头示威,外资与旅客却步。

 

两年前,埃及许多民众走上街头,要“争民主、反独裁、反腐败”,推倒美国支持的独裁者穆巴拉克。

 

埃及的90%人口是逊尼派穆斯林,其余的10%绝大多数是科普特教派的基督教徒。

 

这些基督教徒与其它许多埃及人民一样,天真的以为推倒了穆巴拉克总统,埃及就会变得更民主更自由了。

 

推倒穆巴拉克之后,埃及举行了议会选举,结果是代表伊斯兰派,其中包括极端伊斯兰教派萨拉菲(Salafi)的政党得票最多。在总统选举中,获得埃及组织最强的非政府组织伊斯兰兄弟会支持的穆尔西出任总统

 

去年底,埃及成立制宪委员会,有100人参与,但是4名代表基督教教会的成员以及民主派人士,因为不满新宪法强化推行伊斯兰,严重歧视妇女和非穆斯林的权利而退出。这可能成为埃及史上,第一次没有基督教徒参与的修宪。

 

而有关倾向保守伊斯兰派的宪法草案在今年一月通过,即刻生效。32.9%投票的埃及人民,有约64%支持宪法修改。这也意味着埃及将朝向全面伊斯兰化。

 

从制宪受到排挤,到公投宪法获得大多数穆斯林的大力支持,支持“阿拉伯之春”的基督教徒后悔莫及。

 

另外一方面,从推翻穆巴拉克后举行的选举来看,投票率一次比一次低,证明埃及人民对政府的不信任,而总统穆尔西则无法团结埃及分歧越来越大的各派势力。

 

极端伊斯兰势力的抬头,是世界许多国家担心的,也是当时大力支持“阿拉伯之春”的人所意料不到的。

 

在第13届大选即将到来的时候,民联的确是让华人在“争民主、反腐败”存有极大的希望,就像埃及少数的科普特基督教徒以及埃及自由派人士两年前推翻穆巴拉克一样热情滂湃。

 

但是,激情过后,他们则需面对残酷的现实,经济条件和生活越来越差、治安越来越糟,宗教自由,言论自由也没有多大的保障,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只想到“换”,而完全没有顾虑到自由派根本没有做好准备,让极端保守的伊斯兰派趁机抬头。

 

在马来西亚,我们不要低估保守的伊斯兰派,它们正等待华人的一票释放它们的力量。如果我们掉以轻心,让极端的伊斯兰教派的势力抬头,我们长久以来享受的自由生活将会受到干扰和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