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评论


Results 1 - 26 of 462

林冠英索百万政治献金不遂
把吴春来抹黑成房地产奸商

乐龄人士才是造王者
用智慧让国家转危为安

无法从吴春来身上榨取到百万令吉的“政治献金”后,林冠英指示他的幕僚长黄泉安与政治秘书黄伟益,去搞吴春来哥哥吴春安的房屋发展计划。(林思伟) 民联三党是什么东西?年轻人不了解,年长一辈却心里清楚,数十年来,这些政党领袖的一举一动,他们都看在眼里。(张卓敏)

山寨版《槟城在望》读后感

是“神”还是被宠坏的大孩子?

记者批评林冠英多项未兑现的承诺,及没达标的政策之余,更对林首长靠张嘴巴来施政的态度,感到不满。(中国报评论:林恩霆) 林冠英当年在马六甲作风霸道,被党同志“教训”,只好北上。想不到他好运,同时当选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南洋商报:章龙炎)

赖赖赖,赖不完

都是贼道

被人民称为英雄的民联斗士,在成为执政党后,不断的鼓吹诬赖以及欺骗文化,两线制变成了丧失道德的两贱制。(光华日报: 村夫) 若说交通系统的私营化是肥了朋党,那林冠英拨地让PISA承包商建屋自肥的措举,又何尝不是肥了自己的朋友呢?(光华日报: 村夫)

请修订州宪法阻止
穆斯林式生活入侵槟州

网上暴民民主素养差
假想自己为正义化身

至少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在这个课题上敢大大声的保证,伊斯兰刑法和伊斯兰教化生活绝不是国阵的议程。(光华日报: 李焕) 杨紫琼的遭遇,只不过反映一个事实:大多是华裔子弟的网络暴民,是华人文化的退化。(章龙炎)

不要随便卖老屋

酝酿中的地方发展蓝图

我以为,就算没在申遗12年的漫长过程中付出努力的民联政府,会明白这个道理。终究,唉,我还是失望了。(光华日报: 黄佩玲) 槟岛地方发展大蓝图报告早在2008年完成,当局指有瑕疵需再做大修正,结果一修就4年了,至今无下文。(光华日报: 颜健品)

多点理智少点情绪
改朝换代拥抱腐败

行动党改选高潮再起

民主选举一人一票原则,是多数选民的表决算数。这是个选择,与真理无关。现在的问题是:在许多华人的潜意识里,换政府是“真理”或者至少是“正义的事”,而不是民主程序的其中一部分。(章龙炎) 再里尔从305票飙升到803票,刚刚好多了陈胜尧一票,结局高潮再起,戏剧性十足。(南洋商报: 陈福星)

嘟嘟、嘟嘟、嘟嘟

山竹园事件须回归本位

选前是热血沸腾的候选人,选后是长年冬眠的“sleeping YB”,这个议员也是“难联份子”,记者打电话打到“爆机”也找不到他。(光华日报:颜健品) 槟州政府卖地给私人界乃跟风无罪之说辞,尤其令人拍案叫绝,原来前朝政府的错,由现任政府来干,竟然变成了好事。(南洋商报: 陈福星 )

老沈,悲情的“罪人”

林吉祥错用策略碰钉
面对大臣对抗老羞成怒

稍微知道老沈的人,都知道他最愛黨,不會是叛徒;他最沒有私心,怎可能自私;他的根在行動黨,哪還會跳。(星洲日报:郑丁贤) 林吉祥霸道成性,对马华借出振林山给巫统非常不高兴。他的口气宛如自己是华社的大家长,马华总会长不上阵也关他的事。(张宇轩)

陈清凉也是女性

黄伟益更多次以华语及福建话高喊“陈清凉倒,凶鸡母倒、马华倒”及“老鸡母,去怡保”等。(南洋商报:许国伟)


请喝茶

猫政府也像前朝一样干涉新闻自由,这是他们与前朝的相同之处。所不同的,是他们对待负面新闻,和负面报导,没有前朝的大将之风。(星洲日报: 周新才)

争“槟城”

到头来,州政府一样没有指南、没有立法规定,没人有权力限制任何人使用“槟城”。(中国报: 梁杰华)

猫真是心太软

一般的看法,是猫用得着“CM的人”,因为他好用嘛!他可以膝撞无冕皇帝,当然有资格执行打断匪徒手脚的民众隐任务。(星洲日报:周新才)

男女共厕

猫政府在搞甚么,连小小的提升公厕计划,也搞到令人啼笑皆非?且,接连的状况发生在最需要政府关心的贫民窟!(星洲日报:周新才)

爱挑战不接受挑战
吉祥怕退休没人睬

要是林吉祥从政坛上退下,其受欢迎程度就会急速下跌。真的,华人到时也会要求他退休后闭嘴,不要“乱乱讲话”。(章龙炎)

标签

一部分槟州政府领导或其助理,最常对媒体抛出的形容词是——国阵媒体。当州政府面对一些不利谣言或指责时,这种情形,更为常见。(中国报:吴慧芳)

试5年交白卷
凭什么再试5年?

当了五年的政府,民联并没有发展槟州的大蓝图,也不能向人民保证,投資額和就業机会是否不会继续下滑?(杨凯琳)

阿斗议员

民联在308大选时,为了塞填议席而七拼八凑组成杂牌军,民怨决堤使这些“阿斗”乘了天时地利之势,旗开得胜,水鬼升城隍。(光明日报:蔡美娥)

他果然“是CM的人”?

不是说好绝不与暴力妥协吗?为什么对记者诉诸于暴力的L君,只被冻结会员籍3个月?(星洲日报:洪东凯)

居者有其屋

你以为把大多数穷人都安顿到过海的峇都交湾,就解决了人民的居者有其屋问题?(星洲日报:周新才)

认错之后……

在这群“信徒”眼中,紫衣巡逻队PPS再不合法,也是神举,“神”没有错,它依旧是圣洁,高高在上,不可侵犯。(光明日报: 张清菁)

“南进”振士气为由
安华吉祥各别有盘算

林吉祥甚至还可以借机会削弱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主席巫程豪以及柔佛州人民公正党拿督蔡锐明的影响力,可谓一石多鸟。(章龙炎)

谁说真话?

槟州政府是否同意付费向吉打州政府购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事实只有一个,如今有两个答案,究竟是怎么回事?(中国报:吴慧芳)

胆子指挥脑袋

开年以来火箭频频“凸槌”。撇开他们党事不谈,槟城别乱用是胆大脑小的决策模式。当一个政府胆大于脑就会自我感觉良好。(光明日报: 司徒瑞琼)

弃升旗山转攻居銮
刘镇东怕选民翻旧账

劉鎮東常不在槟城,选民要找他总是大失所望。这时升旗山区的居民才懊悔选了以发表言论来服务的劉鎮東。(谢顺平)

我的心声

今天不谈政治、不讲政策,而是分享当了记者13年的心声。《中国报》副采访主任 吴慧芳

助理嚣张
老板遭殃

大选将至,了解自己的身外化身冲过头却仍不煞车叫停,最终受害的只会是老板本身,这就是共生。《光明日报》专题作者(司徒瑞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