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回归柔佛投巨资向华社传讯息
郭鹤年力阻美国势力围堵中国得逞

 

糖王郭鹤年在选举投票前夕,高调宣布斥巨资参与柔佛州依斯干达特区发展,这无疑是向华裔传达讯息,希望华裔选民珍惜大马的和平与繁荣,勿作出错误选择,被美国利益份子利用我国成为围堵中国的棋子。(张宇轩)

 

向来处事低调的“糖王”郭鹤年,日前突然高调宣布来马投资柔佛州依斯干达特区,与国库(Khazanah)合作,打破了郭鹤年因为不满国阵而把所有生意都迁移海外的谣言,无疑为国阵注入强心剂。

 

郭鹤年在本届大选竞选期间宣布投资依斯干达特区,明显的是展示对国阵的信心,也是替国阵拉票,对影响本地华裔企业界人士的投票倾向,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不难预料,他们会间接影响到身边的人。

 

这是反国阵人士不想看到的事情。因为在过去几年,他们都在大事谣传郭鹤年因受不了国阵的压迫,而选择把资金撤出马来西亚。事实上,郭鹤年早在1980年代已经长期住在香港,其母亲郑格如于1995年去世过后,回马的时间已经减少。

 

在几年前,反对国阵的人士制造谣言,绘声绘影,指郭鹤年耕耘多年的玻璃市糖厂因为要求每公斤糖起价5分钱,不被国阵政府批准,反被国阵政府逼到要卖掉玻璃市糖厂。

 

根据这些谣言,郭鹤年在一气之下转而收购世界最大的糖厂,投资100亿美金,在印尼雅加达发展世界最大的甘蔗种植计划和发展炼糖工业。

 

这些人就开始用民主行动党惯用的所谓朋党勾结,牺牲全民的利益来指责国阵政府,甚至编造故事指郭鹤年被逼把经营几十年的糖厂出售给巫统的朋党赛莫达。

 

事实上,郭鹤年卖掉糖厂,完全是基于商业考量。马来西亚炼糖的成本过高,利润不比以前,因此就不得寻找新的地点投资。

 

做生意还需要做功课。郭鹤年经商几十年,经验丰富,没有理由因为“不爽”政府一气之下到其他地方投资。他把投资转移到印尼、澳洲以及菲济,放眼更大的市场以及更廉宜的原料与劳力市场,并没有什么不符合逻辑的地方。而郭鹤年在这些地区提炼的白糖,输入马来西亚,赚利不是更大吗?

 

而且,郭鹤年卖掉了玻璃市糖厂,但却没有卖掉土地。其原本种植甘蔗的土地已经改种更符合经济效益的树胶。

 

另外一个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传言是,政府得罪了郭鹤年结果“因小失大”。这些反国阵的人说:郭鹤年对中国的影响力很大,为了报“被迫”让出玻璃市糖厂一剑之仇,郭鹤年让中国总理温家宝拒绝纳吉,从大马进口大量的棕油。

 

根据这些人的说法,郭鹤年在中国控制了食油市场的百分之四十,如果他不答应消化大量的棕油,温家宝 也没办法。可是,他们忘记了企业虽有影响力,但中共政府的权力更加大,根本不可能发生郭鹤年影响中国政府,不要向马来西亚购买棕油的事。

 

这些反国阵的疯狂分子和网民,为了诋毁国阵,甚至把郭鹤年当作是小家子气的马来西亚首富。这其实是对郭鹤年智慧的侮辱。

 

这次郭鹤年的“王者回归”,也真让反国阵的疯狂分子坐立不安。在制造政府如何逼害对国家贡献良多,政府忘恩负义的假象后,这些人说郭鹤年有非常大的影响力,郭鹤年的离开马来西亚,就是对国阵政府的失望。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郭鹤年的业务虽然主要是在香港,但是他就不曾完全撤出马来西亚,而且非常关心以及支持依斯干达的发展。例如,他从2007年开始,就受委为依斯干达特区以及依斯干达发展局的顾问。

 

要是他如反国阵分子所说的对国阵政府不爽,他大可拒绝被受委为特区顾问。也许,郭鹤年看到林吉祥高调出战 振林山,要击垮国阵的堡垒,不但会影响到他非常熟悉的各族和谐相处的文化,也可能影响到中国的经济发展。

 

民联共主安华亲美国和接受犹太人财团资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美国力挺安华在马来西亚推展犹如中东的“阿拉伯之春”运动,目的是推翻大马政府取而代之,因为美国需要在东南亚物色一个能替它围堵中国的盟友。纳吉领导的大马政府由于太过亲中国,早已被美国视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林吉祥要满足他的政治野心,个人事小。但要破坏柔佛特有的种族关系以及马中关系,为美国打开缺口就后果严重了,相信这也是郭鹤年决定高调回归大马投资的主要原因。

 

郭鹤年选择在此高度敏感时刻挺身而出,高调宣布投资柔佛州依斯干达特区,显然是借机向大马华裔喊话,希望华裔选民珍惜目前繁荣和稳定的经济发展,不要被一时的冲动破坏了所享有的一切良好条件。

 

反观之前一直利用“郭鹤年被逼出售糖厂”事件诬蔑国阵政府及煽动人民的民联领袖和网民,在最近的政治座谈会上,不断攻击郭鹤年,并指责他不该在这个时刻回国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