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嘟嘟、嘟嘟、嘟嘟

 

 

槟城有一个行政议员曾这样告诉我的同事,在周末、周日他不想接听电话谈“公事”,因为这两天他需要自己的空间。

 

这个行政议员还算坦诚率直,直接告诉记者周末、周日不要烦他,毕竟从政者往往连喘一口气的时间也没有,偏偏在周末、周日还要被记者烦,问东问西。

 

在个人立场,绝对可理解这个行政议员的感受,但有时记者针对某些议题,即使知道可能干扰到对方,也需硬着头皮致电给对方求个理解,确保新闻上稿前可务求新闻的完整性。

 

新闻工作者与政治人物、政府官员的关系,尤其是有官职的政治人物、议员,可谓是唇齿相依,毕竟记者在追新闻时,需他们的理据回应来加强新闻结构及确实性。然而,往往记者在联络某些议员时,却比没手机通讯器材的年代更难联络上。别以为你的电话接上后,听到“嘟嘟、嘟嘟、嘟嘟……”,对方就会接你的电话。

 

一些没有一官半职的议员,要联络上对方非易事,需很大的运气。这不是夸张的形容,就如日前一名同事在处理一宗民生投诉新闻时,因为需获某州议员的回应,他从撰稿前就开始联络对方,结果到最后稿都写完了,还是联络不上对方。更甚的是,同事在隔日进行后续报道时,欲再联络对方,结果情况还是一样,没接电也没回电,或许对方真的太忙。

 

此外,也有一个年轻的州议员,选前是热血沸腾的候选人,选后是长年冬眠的“sleeping YB”,直到近数月,有传自己可能在来届大选被撤换,才开始频走选区,但做的都是小事儿。这个议员也是“难联份子”,记者打电话打到“爆机”也找不到他,不然就是交由助理来敷衍记者的电话。有传这名议员常需槟城外地跑,可能真的很忙,选区问题知一不知二,所以干脆不接报馆的电话。

 

由于篇幅有限,在此不便一一点出“难联份子”的议员。不是因为记者是“无冕皇帝”,议员就一定要“应酬”记者的电话访问。还记得跑突发新闻时,因为需警方的理据来完成新闻稿,常在晚间,甚至是近午夜,需打电话联络当时的东北县警区主任阿占。为显礼貌,逢对方接电话一刻我都会先说声“对不起,这么夜还打电话打扰你”,对方总是笑言,“政府支付我的薪水就是给你们(记者)来打扰的,有什么快问”。

 

也或许议员会认为记者很烦、难缠,不过议员也别忘了,应对记者的电话访问,也是为民服务的一环,毕竟在一些选区的民生课题、政策的症结还是需由相关议员来解开,不找这些议员难道找阿猪阿狗吗?还是要找反对党?既然当初站出来竞选,当选了人民代议士,就要有准备被记者“烦”,4年后的今天,“难联”YB 们还不在状况吗?

 

编者按 :本文摘录自《记者眼中的林冠英3.0《光华日报》副采访主任  颜健品 2012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