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沈同钦事件揭林氏家族忌才
柔佛攻略小人当道排挤将材

 

 

民联柔佛攻略虎头蛇尾,行动党把一流人材如巫程豪和邓章钦冷藏,派出三四流的逃兵当主将,却由老将林吉祥独撑大局。如果不是沈同钦引爆了提名风暴, 人民还看不出林氏家族有多忌才, 多霸道!(林猷强)

 

民联将柔佛列为本届全国大选的前线州,誓言要通过柔佛再掀起海啸,实现改朝換代梦想。前线州的口号虽喊得如雷巨响,但民联派往前线州的阵容,却是三四流的角色,令选民大失所望。

 

行动党所谓的大军远征柔佛,除了已届72高龄的林吉祥,就只有两个一踏出校门就把政治当饭吃的初哥刘镇东和初姐张念群,他们摆出壮士断臂的姿态上阵,竟然还被传媒形容为破斧沉舟,如此诠释显然过度抬举了他们。

 

刘镇东与张念群在308大选初次上阵,即分別中选为升旗山及沙登区国会议员,靠的并不是什么真材实料,充其量只是政治海啸下的得益者。

 

这五年来,他们两人分别在槟城及雪兰莪两个民联执政州的表现,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出的表现,利用华文报章宣传个人锋头则是有一手。

 

如此的角色即以“大将”姿态,要成为攻打柔佛,充当改朝換代的先锋,行动党未免把华裔选民的政治智商过于低估了。

 

论资历与政治历练,同样在柔佛州出生和成长的雪州议长邓章钦,不是更有份量到前线州参与征战吗? 因为邓章钦不听话,不是林吉祥父子的跟班,所以被冷藏在雪州,一连三届都当个小小的州议员,简直大材小用。

 

张念群出生于柔佛州的峇株巴辖,2008年1月才加入行动党,3个月后却能代表行动党到雪州竞选沙登国会议席而中选。

 

最近有传闻说,张念群其实是借出战柔佛前线州之名逃离沙登,因为她被牵扯入其一名陈姓助理涉嫌的贪污指控。

 

刘镇东曾在新纪元学院受教育,除了在该学院读书期间,频频配合当时的院长柯嘉逊搞学生运动之外, 并不曾听闻他有任何标青的表现。

 

在进入行动党之后, 却被林冠英委以政治策略顾问,被摈州行动党捧为超级之星。据说他在槟州自称是林冠英的军师,槟首长的任何施政决策都要问过他。

 

刘镇东这次被派空降居銮,其实是林冠英欲拔除心头芒刺之计,亏林冠英的幕僚想出这个攻柔大计之名堂, 让刘镇东到柔佛自生自灭。

 

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是现有行动党內少有的高素质人才之一,是一名医生。 像他这种人才, 在林吉祥父子控制的行动党不易生存。

 

林吉祥领导行动党近50 年, 凡是有才干的杰出专业人士, 在行动党都受到排挤,最终选择黯然离去。从60年代的吴福源绘测师和苏利安医生,70 年代的林子鹤和叶锦源律师,80年代的李霖泰和魏福星,90年代的郭金福,以至最近的东姑阿都阿兹等等可独挡一面的杰出领袖人材,都一一被逼出走,留下林吉祥和他的儿子牢控着行动党至今。

 

这次发生的沈同钦提名风波, 也是过去一系列权斗的翻版,说穿了就是林氏霸权的结果。

 

说回柔佛州行动党,向来与行动党主流派并不融洽的巫程豪,虽然任劳任怨把柔州的实力从零开始耕耘到今天成为行动党的前线州,他的功劳不可说不大, 但是与沈同钦和邓章钦一样,都是受到冷待的领导人。

 

尽管巫程豪的素质和资历都在刘镇东和张念群之上,他却只能屈守州议席,在自已苦苦经营的地头也无缘上阵国会议席,还要陪着太上皇林吉祥为初哥刘镇东和初姐张念群背书,跑龙套。

 

巫程豪上届大选在士古来州议席, 以过万张多数票为行动党攻下了这个国阵的堡垒。 以他的人气和组织能力,以及他在柔佛行动党的多年耕耘和无私奉献,难道出战国会议席的资格,还不如刘镇东和张念群吗?

 

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以什么原则和准绳遴选候选人? 他们俩父子的确欠柔佛州,甚至全国华裔选民一个交待!

 

如果不是沈同钦引爆了一场风暴,揭穿林氏父子的独裁霸道,相信没有人会看到巫程豪的委屈和无奈。

 

巫程豪被边缘化多年,仍能够在柔佛州盘踞势力自成一方霸主,自非等闲之辈。

 

巫程豪心中自然明白,林吉祥父子统领的行动党皇朝,多年来已铲除掉不少如他这类的眼中钉,要是柔佛前线州之战大胜,林吉祥人马鸠占雀巢,也就是巫程豪离巢单飞之时了。

 

林吉祥宣布出征振林山之初,已逼不及待促使巫程豪宣布明年不再寻求蝉联柔州主席了,巫程豪留在行动党的日子还会久吗?

 

至于民联的整体柔州攻略,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公正党所谓的大军犯境,也只不过是过气政客的前马华副总会长蔡锐明,搖旗吶喊的在唱独脚戏。

 

蔡锐明想要一个心有所属的选区也难以如愿,老巢峇吉里被行动党的“跑腿议员”余德华霸占,振林山不但被林吉祥飞象过河插旗,还由自己所信任的老大安华亲自替对方主持挥旗,心中的五味杂陈,可想而知。

 

蔡锐明形势不比人强,攻打心中老大不情愿的昔加末国会选区,对抗国大党部长的苏巴马念,在尊严受到损折的情况之下,选战还未开打,已经输了气势。

 

伊斯兰党方面,也仅仅在副主席沙拉胡丁带领之下,派出19张新面孔竞选6国13州议席,虽说要为出任柔佛州务大臣而铺路,但是从州内马来选民对伊党的冷淡反应看来,足见伊党败相已露。

 

民联的柔佛前线州战役,到底是大军犯境,还是乌合之众搅局, 不用等到5月5日投票日,赌徒今天就可下重注买民联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