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为了小红林冠英又惹祸
沈同钦独立上阵因周玉清而起

 

行动党甲州主席沈同钦以独立人士身份提名兼打哥打拉马州议席,是林冠英为了报复沈同钦不卖账而引发的风暴。党内传出消息,其中牵涉了周玉清因为小红和林冠英摊牌,想离开槟城到甲市国席上阵不果,造成林沈势不两立,互抽后腿 。(林贵生)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市区国会候选人沈同钦,在提名日为行动党丢下一颗炸弹,以独立人士竞选哥打拉沙马州议席。

 

即使林冠英放话要沈同钦立刻“纠正错误”,退出该州议席竞选,以免受开除,但沈同钦却不让步,宁愿被开除也不退选。

 

事实上,沈同钦领导的甲州行动党一向不满林冠英夫妇,在他于2005年担任民主行动党州联会主席的时候,在该党的州选举中就曾和林冠英夫妇有了过节。当时,在17名中委候选人中,就只有他们俩夫妇落选。

本届大选,林冠英原本要派其夫人周玉清攻打沈同钦的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席,要沈同钦弃国改攻周玉清留下的哥打拉沙马州席。

 

对此,沈不表同意。他认为林氏家族太霸权,因此宁可不上阵也不能支持当选后没到甲选区服务的周玉清。

沈同钦在甲州整个州委会的力挺下,曾扬言如果周玉清继续在马六甲上阵,或是任何林氏家族成员要到甲州插上一脚,他们全体将退出不参选。

 

林冠英主导的行动党中央,不但不批准沈同钦推荐的哥达拉马州席的候选人,还在最后一刻把已被人淡忘的老党员赖君万请出来当候选人,令沈同钦和整个甲州党员愤怒不已。

 

沈同钦声称他以独立人士身份上阵,是为了不让行动党输掉这个选区。

 

《搜秘网》探得消息,林冠英和沈同钦事前因为周玉清上阵甲国席的问题,已经多次讨论,但都不能达致协议。

 

为何林冠英一直坚持要派其夫人周玉清到甲市国席上阵,而不惜何沈同钦决裂?

消息引述党内人士透露,由于之前传说小红受游说在国阵旗下参选,在槟州议席硬碰林冠英。据说,林冠英曾私下派人说服小红打消念头。

 

周玉清知道后不满丈夫和小红还有联系,本已貌合神离的夫妻关系再次因小红而闹僵。

 

据消息人士指出,周玉清要求回甲市国席上阵,希望中选后,以需要更多时间照顾国会选区为理由,搬回甲州居住。

据说,林冠英一口答应了其夫人,但当他向沈同钦要求让位给周玉清时,受到沈的强烈反对。

 

消息说,当时沈同钦告诉林冠英,行动党不是林氏家族的私有财产,不能拿来解决他夫妻两的恩怨。

 

林冠英眼看不能说服沈同钦,便转而求老爸林吉祥协助。据说林吉祥曾要求沈看在他们多年的交情,免为其难转去哥打拉马州席上阵,让周玉清打甲市国席。

 

沈却认为这是林冠英的儿女私情问题,不应和党务混为一谈,再次拒绝。

林冠英本以为老爸能够说服沈同钦,但在最后获知沈还是坚决不让步,因而脑羞成怒,他本不想让沈打国会,又不愿接受沈提议的哥打拉马州席人选,可是一时又找不到适当人选,于是游说老党员赖君万攻打其夫人留下的州席。

 

沈同钦据说也不示弱,曾当面警告林冠英,如果林一意孤行,他(沈)就会给他好看!在槟城霸道惯了的林冠英显然把沈的警告当耳边风, 才会种下今日的祸根。

 

无巧不成书,行动党这时又遇到社团注册局送来的公函,林吉祥眼看儿子夫妇和自己的老同志在出师前夕,激烈争吵又无从排解,一时百感交集,所以公然掉泪。

 

不知就里的媒体却一窝蜂报道林吉祥是为了行动党不能用火箭标志上阵而掉泪,本以为这场内争也算写下了完美的结局。

 

林氏父子相信也不会想到因缘巧合,林吉祥掉泪的原因虽被误解,却因为它而取得了广泛的同情效果,有催票作用。 但他们更没料到沈同钦会来一个回马枪,以独立人士上阵哥打拉马州席。

 

提供消息者也透露,如果林冠英敢赶尽杀绝,沈同钦将大爆其内幕,而他在提名前一晚,曾召集甲州2国7州的候选人开会,并集体作了决定。 他一旦被党开除,将率领整支团队退出行动党,

 

他们也达致共识,在当选后将成为独立议员。不支持国阵和林氏父子领导的行动党,但却支持民联。

 

除了赖君万是中央的人外,行动党阿罗牙也国会选区候选人杨胜利、 望万州议席候选人甘地、怡力州席候选人郑国球、鲁容州席候选人吴良山、格西当州席候选人陈仲祥、爱极乐州席候选人丘培栋、巴章州席候选人林敬贤以及吉里望都是沈同钦的人。

 

马六甲今天会出现这宗让华社看傻了眼的事,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林冠英和林吉祥自从郭金福“含恨”辞去秘书长及退党后,就没过问甲州党务。周玉清和甲州不和已是公开秘密。

 

甲州行动党因不满当年林氏父子逼走好好先生郭金福,接领他的秘书长位,一直都看不起林冠英。中央和甲州不咬弦已是公开秘密,甲州在去年闹出风波的党选中竟没一人当选,也没有人受委中委。这完全是因为林冠英视沈和他的队伍如眼中钉而打压的结果。

 

但是,沈同钦念在和林吉祥的多年交情,忍气吞声硬撑下去。他想不到老战友因为儿子的儿女私情,竟要他放弃原则,令他非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