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尚未出师华社权益已被夺
印裔选民才是真正造王者

 

 

华裔选民以为可在本届大选成为造王者,却没想到尚未出师, 席位已经被马来人和印裔代表瓜分。如果选后国阵华基政党大败,印裔极可能取代华裔代表在内阁的地位,成为名副其实的造王者。被情绪蒙蔽和撕裂的华社,将走向政治不归路。(林猷强)

 

国阵陆续宣布的候选人阵容显示,本届大选在国阵旗帜下上阵的印裔候选人有显著的增加。

 

倘若国阵的华基政党—马华和民政,在本届大选不能力挽狂澜于即倒,大选后由印裔代表取代华裔,成为国阵新政府的主要內阁夥伴,不足为奇。

 

从目前的局势看来,许多华人仍然迷恋安华的魅力,沉醉于马来人分裂成两个阵营,华人将成为造王者的迷思中。

 

华裔选民一厢情愿认为,他们是推举安华坐上布城龙椅的造王者。反而国阵则在这个关键时刻,把重注押在印裔选民的身上。 国阵选择将印裔选民推捧为捍卫布城,甚至重夺雪州政权的造王者。

 

在新出炉的候选人名单中,马华在没有信心获得大多数华裔选民支持的情形下,同意借出3国2州选区。民政党也借出1国1州选区。

 

反而是印度国大党和以印裔党员为主的人民进步党,却获得分配更多的议席,这说明了以巫统为主干的国阵,正致力于拉拢印度人的选票。

 

上届大选只获分配竞选1国1州的人民进步党,本届受托竞逐1国4州席。

 

正当马来票逐渐回流国阵,而华人票则有一面倒倾向支持民联的趋势,看来国阵主席纳吉正在集中争取更多的印裔选票。

 

少数的印裔选票在激烈的竞争中投向任何一个阵营,有关阵营将成为最终的胜利者,而印裔选民无形中已经变成国阵重掌政权的真正造王者。

 

全国大选提名在即,朝野双方正绞尽脑汁排出最强的阵容应战。 国阵为了确保所派出的候选人能旗开得胜, 不惜向马华商借三个国会议席, 由巫统代表上阵。

 

正当马华基层为此而大动肝火之余,许多抗拒马华的华裔选民,又找到机会再对马华极尽奚落之能事。但是在怒责马华无能之同时,他们却没体会到,印裔已经崛起成为国阵的第二大支柱。

 

马华和民政党不只在国阵的地位江河日下,如果两党的候选人在这次大选中又惨败,在形势比人强的局面下,印裔同胞随时都会取代华人在内阁的地位,到时华社的政经文教问题,也只能依赖印裔代表来维护或争取了。

 

目前仍属国阵第二大成员党的马华,由於处于弱势,无法为国阵争取比308大选更多的华人票,它在国阵內的地位岌岌可危。时穷势尽之际,马华党魁不只无法自行决定候选人,竟连席位版图也逐渐被公开蚕食。

 

马华被借走的3个国会议席,包括彭亨的关丹,柔佛州振林山,以及直辖区的旺沙玛朱,2个被借出的州席则为马六甲叻沙玛纳和吡叻州的九洞。

 

民政党则借出直辖区的甲洞国会议席和雪兰莪的哥打阿兰沙州议席给人民进步党。

 

民政党虽然保住蒲种国席的出线权,但党主席许子根钦定的华裔候选人卢永平却被临阵抽起,改由该党的印裔代表柯希南上阵。

 

自从纳吉接任首相之后,他虽然不断地向华社释放善意,极尽讨好华裔选民,可惜结局仍然是“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沟渠”。

 

反而是印裔社会对纳吉的诚意打动,连民联都不得不默认,大部份印裔选民已回流支持国阵。在这种局面下,国阵或任何巫统领袖都会审时度势,今后更专注于和印裔社会的互动和照顾。

 

翻看历史,华裔选民曾於1969年为了推翻当时的联盟政府,集中火力支持反对党,遭受痛挫的马华当时失去了财政部长、工商部长、马六甲,槟城和怡保的市长,以及政府高官等重要职位。

 

华社对60年代华人在政经文教各领域的倒退和挫折感 ,只是一直归咎于马华的无能,却从不承认,那是华人不支持马华而付出的代价。多年以后,仍以此叽笑马华当家不当权。

 

马华已通过决议,若这次大选的成绩比308差将不入阁,若马华果真不能获得大部份华裔选民的支持而退出国阵政府,它所腾出的官职,相信将有大部份会由印裔代表接任。

 

目前受委上议员及出任副部长,代表民政党的柯希南和该党妇女组主席嘉央蒂若在这次大选中当选,他们其中一人出任部长的可能性相当高, 到时一向由华裔代表民政党入阁的传统将一去不复返。

 

308大选前,印度国大党及民政党仅有一名內阁部长,308大选几乎灭顶之后,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受委上议员保住一个部长配额,印度国大党则在纳吉接任首相之后,於2011年额外获得一个部长配额,致使国大党突破了30年来只有一个部长的困局,在內阁的地位超越民政党。

 

308大选反风炽热,发泄情绪的印裔选票已在纳吉更专注的着手解决问题之后,大幅回流。当时在印裔社会影响力甚巨的兴权会,摆明车马对抗国阵,但在本届大选,兴权会已经从中间靠右而站。

 

纳吉在处理印裔社会问题方面采取了多项备受赞许的措施,这包括开放联邦土地局计划(FELDA)让印裔人民参与,在玛拉及其他技术学院为印裔学生提供学额固打、在经济转型上给予印裔3%股权分配,以及为淡小提供全津贴。这些惠民政策都得到印裔社会的积极反应,308大选的情绪也因此缓和下来。

 

反观华裔选民,尽管308大选引发的许多课题都已经解决或有所改善,但许多华人却认为,这是因为华人“反”,才能得到更好的对待。

 

许多华裔选民在行动党的煽动之下,倾向“只有反才能得到好处”的憎恨政治,就像台湾陈水扁搞的撕裂民族一样。于是国阵的华基政党不但无法说服华社支持国阵,反而流失更多选票。

 

马来西亚独立56 年了,华人在经济领域虽然有辉煌的成就, 但是在政治领域却被马来同胞远远抛在后头,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因为马来人在政治上的醒觉, 使到他们更加团结,他们的权益才得以维护。

 

如果华人还心甘情愿被安华和林吉祥父子继续迷惑, 自以为是“造王者”,选择跟随安华,林吉祥或甚至哈迪阿旺。5 月5日,华社将走向一条政治不归路。

 

若干年后, 华社会突然发觉, 连想骂“当家不当权”的机会都没有了, 因为华人已经徘徊在这个国家的政治主流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