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请喝茶

 

 

有没有搞错,猫要请记者喝茶?

 

必须澄清一些,是猫的火箭党要请记者喝茶,不是猫政府,或猫首长,喝茶的目的是要谈谈越来越多记者恶评猫首长的事。

 

我读到报纸,心里还在嘀咕:“真的咩?岂有此理!”第二天上午,我见到火箭猫主席,证实了请喝茶的事实。

 

前朝时期,我也恶评州政府,即使在受封之后不久,我的负面评论和负面报导照样出炉,搞到一些人遇到我,便问我勋衔几时被收回去?

 

更好笑的是,昔日的火箭猫人士见到我,噼头就是一句:“他们没有对付你咩?”

 

民政党稳如泰山时期,刚刚成为PJM的我采访了它的前槟州主席,后者预言民政党将会倒台。

 

我再接再厉采访了他们差点当上首长的前行政议员,后者指责当时似乎势在必行的槟岛外环公路,是划不成一个圆形,骗人的外环公路。

 

过后他们遇到我时根本不当一回事,前首长和一些党要照样和我谈天说地。

 

你说他们甚么都不知道吗?那又未必!

 

有一次我在一间五星级酒店大厅与前首长相遇,刚好一旁没有其他闲杂人等,他请我坐下来聊天。我发现日理万机的首长很清楚我住在那里,我住的组屋区有哪一些人,发生了甚么事,领导人做了甚么。

 

那是他的选区,也离他住的地方不远,并不奇怪。可是,我平时在采访工作上见他,他都不动声色。

 

你说我们写他们甚么,他们不知道咩?

 

有一届大选,槟州民政党三大巨头的升旗山国会选区流行两人把五指分开来拍掌的动作,潜议程是五席全赢,不过他们请记者不要写出来。

 

他们向来喜欢哀兵上阵,我们了解,也给予合作。到大选计票那天深夜,真的是五席全赢。既然大选都过去了,我便写出来。

 

只是像贴邮票那样一小段,在新闻尾。

 

过后不久,我致电其中一巨头办公室,询问他进入内阁的问题,电话筒另一端的小姐听到我报上名字,立刻埋怨我:“叫你不要写,你又写出来。”

 

有些对前朝的负面新闻,或负面评论,他们会直接立刻回应。比如有一次,我写槟州旅游部门的汇报会向中国嘉宾播放的不是中文宣传短片,讲员英语翻译华语词不达意。

 

那时负责州旅游事务的行政议员是今天的槟州国阵主席小邓,他于评论见报当天中午打电话给我,说我的评论令他必须向首长解释,而他会向报界播放中文旅游宣传短片,证明州旅游局有所改善。

 

这通电话让我了解,前朝首长重视报章的报导和评论,他们不但每天收集剪报,必要时也会及时作出纠正。

 

不过,他们不会和记者争辩谁对谁错,也不会认为他们之间有任何人与报界关系不好,必须好好的一起坐下来谈谈。

 

猫政府也像前朝一样干涉新闻自由,也同样的不承认有此事。这是他们与前朝的相同之处。所不同的,是他们对待负面新闻,和负面报导,没有前朝的大将之风。

 

我问过3名被点名的记者,他们都说没有必要赴会喝茶。

 

我自己也觉得没有那个必要,难道喝了茶之后,记者们若与猫猫们取得共认,便不必再写对猫猫不利的文章?

 

那么,不就是记者自我放弃以事论事的职责?

 

猫猫当了政府,就应该接受媒体的监视。如果认为媒体对他们不公平,社会自有公论。如果不要记者写他们不好,就应该拿出一个好样子来。

 

另一方面,即使是错误不公的言论,异议的存在会引发舆论,最后自有约定俗成的果效。何必那么怕输?

 

编者按 :本文摘录自《记者眼中的林冠英3.0 ,原载《星洲日报》高级记者 周新才201211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