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丘光耀林冠英前后围剿华文报
光华记者蔡昌卫被令停职一周

 

 

行动党正采取一系列高压手段,对付那些未倾全力协助民联打击国阵的华文媒体和记者。丘光耀在全国各地座谈会号召杯葛星洲日报的同时, 林冠英也在槟城高调打压华文媒体。光华日报记者蔡昌卫,在槟首长的施压下已被馆方下令停职一周。(符美玲)

 

行动党的口臭哥丘光耀最近在全国各地的政治座谈会上,以粗言秽语怒骂星洲日报,并号召支持者杯葛该报之同时,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在槟城全面向不听他使唤的记者宣战!

 

担任槟城中文报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主席的光华日报记者蔡昌卫,因为代表记协接领一马槟州福利俱乐部的一笔捐款 ,被林冠英公开抨击并向光华日报管理层施压;结果蔡昌卫在接收“一马”捐款的第三天,被《光华日报》下令停职一星期。

 

林冠英最近因为自己的新闻没有被星洲日报登在全国版,亲自拨电怒斥星洲日报总编辑卜亚烈。接着,丘光耀即号召杯葛星洲日报,现在林冠英除了向《光华日报》施压对付该报记者蔡昌卫,还发动他的红卫兵对蔡君口诛笔伐。行动党和林冠英显然是要向全体华文媒体传达一个讯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林冠英和他的“红卫兵”的挑拨离间之下,槟城记者已经面对大分裂,而记协面临随时瓦解的危机。

 

光华日报》记者蔡昌卫,因为经常撰文反对槟岛的山坡发展计划,令林冠英的金主们(房屋发展商)在开伐山林时面对舆论的抨击,林冠英因此对他恨之入骨。

 

今年初接任槟城中文报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的主席后,光大28楼的“红卫兵”就接令,要找出蔡昌卫的错失,以将他推倒。

 

而在“一马槟州福利俱乐部”和周家拳体育总会于4月8日在韩江中学联办的“武术之夜”的晚会上,终于给林冠英的“红卫兵”找到了倒蔡昌卫的机会。

 

当亲民联的《当今大马》当晚撰写一马槟州福利俱乐部在“武术之夜”晚宴上,拨出221万令吉给槟州106个团体,包括槟城报界俱乐部、北马记者职工会以及槟城中文报记者及摄影记者协会(记协)的新闻后,林冠英的两名“红卫兵”,即其新闻秘书张燕芬和新闻助理黄剑飞,马上“开工”,漏夜在面子书里炮轰和鞭挞蔡昌卫。

 

“光头红卫兵”黄剑飞当晚在面子书里这样留言:蔡昌卫,什么叫沒有利益冲突,现在是大选时刻呢,別的团体就算了,你是监督大选的媒体第四权咧。

 

“首席红卫兵”张燕芬的贴文则是:人穷,无所谓。最重要活得有尊严。为了钱典当尊严,这辈子腰杆都无法挺直了。

 

两个“红卫兵”在面子书上一唱一和,结果挑起一批年轻气盛的记者的神经线,认同记协不该拿“一马”的五万令吉。

 

接着,在数名与“红卫兵”有私交的年轻记者的煽动下,年轻记者们纷纷在各自的面子书里贴文:“我是槟州记者,我与最近接受的5万令吉款额无关”。

 

面对会员们的压力,记协主席蔡昌卫只好在记协的面子书里发出声明以作出解释。

 

他说,他不认为接领“一马”的五万令吉捐款有什么不妥,因为捐款是来自一个堂堂正正的组织,而且是在公开的场合接领。

 

蔡昌卫也指出,记协接受这笔捐款是要充作提升记者专业培训的用途,包括建议中的出国考察活动。

 

他说:“若我们需要钱,那么钱从何来?假设明天建议筹款作为上述教育发展基金用途,我们该向谁开口要钱,请列明谁的钱可以拿,谁的钱又不能拿,请问来自联邦政府、州政府、政党、发展商、财团、公司商号、个人、团体,那些人的钱是可以接受与否的,若明天某某发展商开出一万令吉给记协,拿或不拿?又假设我们该不该向发展商要钱?”

 

“针对有人非议不可以拿钱,请拿出不可以拿钱的理由来说服,是否是因为大选时,敏感时期不可以拿,又或钱来自国阵,不可以拿,若明天民联做了政府,在主动或被动下,也给记协拨款,那么这个钱可以拿否?若是敏感,那么大选后即可以拿?”

 

蔡昌卫也表示,“一马”这次给钱,并没开出条件,即使有,该组织又能如何能影响记协的中立性,记协会因此站出来力挺纳吉首相吗?

 

而在发现之前反对接领“一马”五万令吉拨款的不少年轻记者,都接受蔡昌卫的这番解释后,“首席红卫兵”张燕芬马上在面子书里贴文再次点火,继续攻击蔡昌卫:--“讲得正义凛然,做的却是另一回事。如果正是如此正义,何以一众媒体人迫不及待在自己的脸书撇清跟5万的关系?”

 

“光头红卫兵”黄剑飞则针对蔡昌卫第二天就记协接受“一马”捐款事件,询问林冠英的看法一事,贴文狂攻蔡昌伟:――姑且不论为何发问,我更想点出的是,为何一位在事件中有直接利益冲突的人,可以毫无迴避以记者身份向另一阵营领袖发问关于其自身所牽涉的事件。不用利益迴避吗?算不算滥用职权?

 

身为一州之长的林冠英也降级地加入讨伐蔡昌卫的阵容,他接着在出席政治座谈会和街头访问选民时,也频频公开指责蔡昌卫和一些记者被财团收买。

 

另一方面,《搜秘网》也获悉,“红卫兵”正在和数名和他们有私交的年轻记者密谋推翻蔡昌卫,包括号召年轻记者集体退出记协,以令记协面对瓦解的危机,迫使蔡昌卫不得不辞掉主席职。

 

针对这起风波,不少年资较深的记者都慨叹那些反对接受“一马”捐款的年轻记者们都给“红卫兵”利用,被玩得团团转。

 

他们说,接受“一马”捐款的报界组织共有三个,为何“红卫兵”只是针对记协,没攻击槟城报界俱乐部及北马记者职工会?是不是因为记协主席是被林冠英列入黑名单的蔡昌卫?

 

除外,记协之前也曾接受过一位部长的一万令吉拨款,当时为何没有人反对?没有人说“为了钱典当尊严,这辈子腰杆都无法挺直了”?

 

一些资深记者私下也说,林冠英经常与《星洲日报》北马高级采访主任冯嘉麒到“首席红卫兵”张燕芬亲戚经营的“多春”茶档喝咖啡,“光头红卫兵”为何不提醒冯嘉麒:你是监督大选的媒体第四权咧?

 

《搜秘网》也从行动党曹观友的阵营中获悉,“红卫兵”搞风搞雨,主要是因为蔡昌伟这些年来所写的环境课题,使到很多房屋发展商“没啖好吃”,而行动党在这次大选向发展商伸手索讨竞选基金时,发展商们开出的其中一个条件是,必须让蔡昌卫不能在报界立足。

 

而除了通过自己的“红卫兵”在记协里倒蔡昌卫之外,林冠英更向《光华日报》施压,要该报对付蔡昌卫,结果在接收“一马”捐款的第三天,蔡昌卫就被《光华日报》停职一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