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陪采石厂老板进出赌场
民联议员涉贪林冠英没眼看

 

公正党槟州行政议员刘子健受槟州政府委任调查采石厂贿赂案,他却和被调查的主角人物,双双出入澳门赌场。林冠英对这项投报不理不睬,显然默许民联议员公然贪污。(林思伟)



受槟州政府委任调查采石厂贿赂案,公正党槟州行政议员刘子健竟然与受调查者一起出现在澳门赌场。


 

槟州首席部长办公室、公正党高层及基层党员、各社团以及各家报馆最近接到一封写着“公正党大丑闻”的匿名信,指刘子健在2009年7月间和采石厂贿赂案的被调查者并肩出入澳门赌场。

 

匿名信指出,目击刘子健和采石厂贿赂案的受调查者在澳门赌场“出双入对”的至少有7个人,包括威南1名黄姓殷商、公正党大山脚区部财政拿督陈从福,以及一家报馆的北海区经理。

 

陈从福过后更站出来证实确有此事。他说,他们七人是在机场和刘子健与采石厂贿赂案的受调查者相遇。

 

他当时还趋前和刘子健打招呼,当刘子健获悉飞机延迟数小时起飞后,向他表示,要和采石厂贿赂案的受调查者返回赌场,接着两人就一起乘德士离开。

 

除外,威南黄姓殷商接受报章询问时,也证实匿名信的一些情节确是事实。

 

他出示其本身的护照,以证明他当时确实与刘子健和采石厂贿赂案的受调查者同一时间在澳门机场离境。

 

黄姓殷商说,他是在2009年7月28日和数名友人从澳门美高梅机场乘坐亚航班机离境,当天刘子健和采石厂贿赂案的受调查者与他们同机飞返大马。

 

他说,当天早上他在澳门某赌场闲逛时,就瞥见刘子健和一名华裔男子并肩在赌场范围内坐着,惟他当时没有趋前和他们打招呼。

 

他说,后来他和友人前往澳门美高梅机场时,他看见刘子健和采石厂贿赂案的受调查一起乘德士抵达机场,因为他俩所乘坐的飞机延飞数小时,他俩再度乘坐德士返回赌场。

 

去年一月,当槟州政府公布槟首长及10名行政议员在2008年全国大选前至2011年12月31日的财产时,刘子健的资产虽然不是行政议员中最多的,但他所持有的股票却是最多的。

 

他当时拥有12家挂牌公司的股票或信托单位达60万股。此外,刘子健的资产在3.08前后有明显的差距。

 

在3·08前,刘子健没有自己的屋子,一直是住在母亲的家,3.08后他却有能力买威南桂花城价值39万令吉的屋子。

 

因此,上述匿名信也指责刘子健在3.08后已变成一名百万富翁。

 

虽然黄姓殷商在2009年7月间从澳门返回大马后,曾向多名政坛友人,包括公正党国州议员和槟州政府高层领袖透露,刘子健和采沙厂贿赂案的受调查者在澳门赌场出双入对的事。

 

可是,这四年来未见槟州政府或公正党有任何行动,刘子健仍逍遥快活继续做他的行政议员,还不时进出赌场,丝毫不受影响。

 

其实,在2010年,当时的公正党威省市议员吴俊益也曾公开暗示,刘子健与非法采沙厂老板有勾结。

 

当时,包括吴俊益在内的5名威省市议员前往威南华都村取缔被怀疑非法采沙的矿场,并指示市政局封锁现场以进行检查,结果被该非法沙厂恫言要起诉他们5名市议员滥权。

 

吴俊益过后突然宣布,辞去由刘子健担任主席的公正党峇都加湾区部执委,以及新邦安拔暨武吉淡汶乡委会志愿巡逻队秘书两职,理由是不满刘子健未积极处理非法采沙的投诉。

 

据传,吴俊益私下告诉公正党党员,这家非法采沙厂是获刘子健包的,所以不但公然非法采沙,更不把市议员放在眼内。

 

而自称“猫政府”的林冠英,为什么对刘子健包庇非法采沙厂以及与采石厂贿赂案受调查者共赴赌场事“只眼开只眼关”呢?

 

据了解内情者说,林冠英不敢对付刘子楗,主要因为刘子健是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的特别助理。

 

林冠英虽然威风八面,可是别说是在面对安华,就是在安华夫人旺阿兹莎的面前,他也只有陪笑哈腰的份儿。

 

因此,不管林冠英如何为他领导的槟州政府辩护,民联内部的贪污问题确实是公开的秘密,而且他们涉及贪污的数目,比起他们指责前朝政府的贪污,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