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体坛动态

羽坛鹰眼登场
苏杯开始启用
鹰眼系统是在板球,网球和其他运动中使用的一套电脑系统,以追踪记录球的路径并显示记录的实际路径的图形图像,也可以预测球未来的路径。在一些运动中,如网球,鹰眼系统已成为裁判过程的一部分。  更多

最新娱乐新闻

丁小芹整形传言喧嚣
经纪人:妆化得好
丁小芹1999年以唱片歌手出道,近年来转型成“通告艺人”,成为各大节目常客,人气更是响当当。不过人红是非多,数年前开始,便传出丁小芹整形疑云,据《中国时报》报导,她日前上节目,被眼尖网友发觉双眼皮变深 更多

政坛笑话

欢迎发表意见 请电邮至:
editor@souminews.com
 

有谁不想当议员?
猫头英为了竞选连任,对他选区的选民发表演说。 他说:“为了槟州人民 的幸福生活,我还要努力奋斗。要知道,现在议员不比以前好干了,实在难当啊。。。。。” 一位选民插话说:“是的,阁下,现在的议员是不好当了,可是又有谁不想当议员呢?”
 

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308后,槟城一家报章刊登一篇文章,称“民联议员一半是混蛋”。 猫头英大怒,勒令报馆道歉并更正。 第二天,该报刊登声明:“郑重声明并更正,民联议员一半不是混蛋。”
 

我脑袋可没坏
猫头英带一群记者在巡视街头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跌倒,连忙上前将老太太扶起,以博取摄影记者的好镜头。 “部长先生,叫我怎么感谢你呢?”老太太说。 “下次选举时投我的票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虽然腿摔伤了,脑袋可没坏。”
 

和小红的亲密照片
猫头英坐在他律师的办公室里。律师问:“你是想先听好消息呢,还是先听坏消息?” “先告诉我好消息吧。”猫头英急切的说。 “你夫人发现了一张价值100万美金的照片。” “太好了,”猫头英很兴奋,“那么坏消息呢?” “这是一张你和女助理小红的亲密的照片。”
 

我就是他的情人
猫头英出席砂劳越州选举后,陪同小红逛街,小红看中两只漂亮手镯,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一只好,因为其中一只比较贵,另一只则便宜。 店主悄声对小红说:“就买这只贵的吧,反正是花他的钱。你现在不花他的钱,他就会把钱花在情人的身上。” 只见小红杏眼圆睁,怒火地说:“我就是他的情人。”
 
>>更多

陈财和使计令汤木姚长禄出局
扶植儿子在直辖区建家族霸业

 

马华联邦直辖区主席陈财和处心积虑部署,在最后一刻把汤木和姚长禄拉下马,扶植儿子陈国勇攻打敦拉萨镇国席,希望一旦中选,出任部长并统领直辖区马华,完成父传子的家族千秋大业!(林猷强)




马华联邦直辖区主席陈财和老谋深算,大选前夕拔除最后两名潜在对手,成功扶持儿子陈国勇上位,朝直辖区马华领头接棒人的目标大步迈进。


 

直辖区两位一早已内定的国会议席候选人汤木(打敦拉萨镇)和姚长禄(打旺沙玛朱区),最后一分钟被抽起,旺沙玛朱改由巫统上阵,汤木却被陈财和的儿子取代。

 

<搜秘网>于去年8月29日曾独家揭秘,敦拉萨镇马华候选人争夺战正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果然成为事实。

 

<搜秘网>探悉,原本获得马华总财政兼直辖区联委会主席陈财和力挺,并获总会长蔡细历祝福的雪州马华投诉主任汤木,已正式接到上头的收队指令,最后一分钟当了冤大头无缘上阵,理由为非有胜算候选人。
 


至于姚长禄本身虽然是有胜算候选人,但由于旺沙玛朱区马来票占大多数,据说马华总会长和直辖区主席一致同意,让巫统上阵。

 

<搜秘网>也探悉,汤木之最后一分钟被撤换,全在陈财和的预谋盘算之中。由始至终,汤木只是一颗棋子,陈国勇才是真命天子。

 

陈国勇即是陈财和的儿子,也是敦拉萨镇马青区团团长,刚於今年农历新年期间,从甲洞先锋服务队草草收兵班师回巢,候命出战敦拉萨镇国席。

 

<搜秘网>去年8月曾报道,汤木表面上是受到陈财和的力邀,以蔡派大将的身份负起收复敦拉萨镇国席的重任,而实际上,这只是陈财和处心积虑,借汤木过桥的虚招。(见:http://www.souminews.com/node/4773

 

陈财和于1995年起代表马华出征敦拉萨镇告捷,并於1999及2004年蝉联,直到2008年在政治海啸袭击下,以2515张微差票,败在现任雪州大臣卡立手中。

 

败阵之后,陈财和在马华党內开始被边缘化,直辖区联委会主席职由郑福成取代,因而一度宣布退隐。

 

但翁蔡党争期间,陈财和成为护蔡的大功臣,蔡细历在重选中登上总会长宝座,也让陈财和的政途起死回生,重新担任直辖区联委会主席并受委全国总财政。

 

在强调转型及年轻化的口号之下,陈财和重披战袍的可能性不大,但若其儿子能拿下直辖区的一个国会议席,则无疑将协助陈财和巩固其直辖区的领导地位,而陈国勇也可顺理成章的成为其接棒人。

 

以马华直辖区当前的形势,候命出征拿下敦拉萨镇国席者,至少足以官拜副部长,同时有非常高的机率出任马华直辖区联委会主席职。

 

马华在308大选,在直辖区全军覆没,而今它在直辖区两个最有胜望的国会议席就是敦拉萨镇和旺沙玛朱。

 

陈财和处心积虑安排儿子在敦拉萨镇上阵,另一方面乐见姚常禄丧失上阵机会。这样一来,一切障碍已经扫除,陈国勇一旦中选,直辖区马华今后就归陈氏家族天下了。

 

接近汤木的消息指出,汤木为备战而成立的工作队伍,已受指示停止一切正进行中的活动及备战工作。

 

提供消息者忿忿不平的说,汤木出局后,难掩欣喜之情的陈财和,近日一直嬉皮笑脸的面对汤木的工作队,毫无歉意。

 

他们认为陈财和不只浪费了汤木工作队整年的备战精力,甚至可以说欺骗了他们的兵马粮草。所有已印制的文宣品,过去一年为备战而付出的庞大开销,已经付诸东流,就这样一声不响地被陈财和父子骑刼了。
 


据说,陈财和在过去一年多,曾指示汤木个人承担了不少活动经费。
陈财和一早就已锁定其公子陈国勇将出战敦拉萨镇,因此已暗中利用马华总财政职位的利便,动用党内资源在区內为儿子铺路。


 

老谋深算的陈财和知道,如果一开始即宣布由其儿子接位,恐怕引来负面效应。

 

于是,陈财和一方面引进同是护蔡有功的汤木,另一方面又以委任上议员为铒,阻断了最大对手的区会主席周连琼的竞争。

 

之后又通过区会推荐区会秘书符策勤,经济局主任陈耀星,以及该区会教育基金会主席邱应权律师等人为准候选人。结果令汤木的天兵身份极不讨好,陷入四面楚歌。
 


巧合的是,陈国勇正如所料,以平息各方纷争的姿态,“被逼”出战敦拉萨镇。

 

为了增加陈国勇的出线筹码,陈财和此前也已施出苦肉计,假藉争取甲洞由马华上阵的理由,将儿子送往甲洞出任先锋队队长以提高其曝光率。其实,交換甲洞选区的建议从未向民政党提出,也不曾在国阵会议里讨论过。

 

那只是陈财和声东击西的虚招,因为甲洞的胜面极低,陈财和不可能会委派自己的儿子去当炮灰,相反的,陈国勇在甲洞活动,不但躲开敦拉萨镇争夺战的烽火,又让汤木四面受敌。

 

陈财和语言能力虽然向来令人掩嘴而笑,但老谋深算,他把各方玩弄於股掌间的伎俩却是炉火纯青。

 

308大选以来,华社对马华的支持可说是江河日下。偏偏掌权的马华领袖却不思长进,仍然沉迷于个人利益和家族权位的争斗中,试问华社又怎能甘心地把手中的一票投给这些丑陋的政客?

 

如果马华在来届大选被华裔选民唾弃,那是马华咎由自取,与人无尤。